關於部落格
  • 39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電信監管成為一種時尚

ChinaByte   / 郝軍志

最近,信產部的204號文件成為了很多人茶餘飯後討論的話題,在這個炎熱的夏季,並不是因為人們喜歡湊熱鬧,而是204號文件的確關係到了太多人的利益,牽動了億萬人的心。 監管總是有理由的,這次204號文件的出台就有很多理由,如電信營運商之間的惡性競爭、國有資產的流失以及不得不考慮國際化競爭中國內產業的競爭力等。有句俗話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眼下,要對電信企業進行監管又何患無辭呢?電信行業是個特殊的行業,適度的監管是必要的,比如這次204文件的出台,有些圈內人士就認為很有必要。但是,監管畢竟是監管,還要看採取的策略和時機,即使要為監管找理由,也得先看這些理由是否站得住腳。 顯然,認為電信企業以排擠競爭對手為目的而採取低於成本的資費行為的惡性競爭是不具有多少說服力的。成本是多少,這讓廣大老百姓無從得知,而且電信行業的成本問題老百姓向來都是知之甚少。那些價格戰中的優惠套餐,與國外同類行業中同等服務的價格相比又如何?在價格戰當中,有的電信營運商的利潤率的確在下降,如中國移動,根據公佈的資料顯示,2002年中國移動的淨利潤為327億人民幣,利潤率達到了25.4%,2003年的淨利潤達355.6億人民幣,比2002年成長了9%,但是利潤率卻下降到了22.4%。 而根據中國電信的業績公告顯示,2003年中國電信全年獲得純利246.86億人民幣,較上年度的97.73億成長了1.53倍。中國電信利潤的陡增無疑在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小靈通業務的迅速成長。移動營運商利潤率的下降,則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因於小靈通參與了競爭。也正是小靈通的加入使得競爭更加激烈,價格戰也更加頻繁,但是直接的價格戰在導致移動營運商利潤率下降過程中的作用並不十分突出,因為價格優惠也刺激了消費,利潤率下降的關鍵因素還是在於小靈通的分流。 但是,不管怎麼說,中國移動2003年高達22.4%的利潤率在全球電信行業都是十分罕見的。而這種高利潤率則是建立在政策和雙寡頭競爭的基礎之上,在小靈通參與競爭的情況下,目前移動營運商雙寡頭的格局並為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那麼,雙寡頭意味著什麼呢?在經濟學裡,完全自由競爭是理想狀態,在現實中幾乎是不存在的;其次,就是壟斷競爭,如當今手機產業的競爭局面;再者,就是寡頭競爭,如目前我國移動營運商的競爭局面;最後,就是完全壟斷競爭。顯然,雙寡頭意味著天生的競爭不夠充分,何況雙寡頭還有政策上的種種傾斜。至於上面所提到的惡性競爭一說,恐怕值得切磋,因為根據我國相關政策的約束和移動市場的現實情況,雙寡頭之間競爭的激烈程度能否達到惡性競爭之說本身就值得懷疑。 最近,還有一則不是很起眼的消息指出,中國電信和網通兩家固話營運商正在蘭州市的一些居民小區展開競爭,原來每月20元的固定電話月租費現在只收9元或5元;而當地的居民們也誠實的表示,這樣他們從中獲得了實惠。對此,甘肅省通信管理局市場監管處處長李謀中認為,這其實是一種無序競爭,這些固話營運商都是國有企業,現在互相之間爭得頭破血流,對誰都沒有好處,還會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李處長的看法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國有企業之間展開競爭就會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什麼叫國有資產的流失呢,難道給老百姓以實惠就叫國有資產的流失?分析幾大營運商的發展歷程,不難發現,在一些營運商改制上市後,相當一部分利潤被外國投資者拿走了,這叫不叫國有資產的流失呢? 隨著加入WTO後電信領域的逐步開放,在國際化競爭中,國內產業的競爭力問題的確值得考慮。因為,電信這樣一個特殊而關係到國家命脈的行業在國際化競爭中缺乏競爭力的話,絕對不會是個好現象。但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提高整個電信產業的競爭力。在遊戲規則允許的範圍內,進行適度保護和宏觀調空,再充分的引入競爭機制才是正道。競爭力是在競爭中磨練出來的,不競爭哪裡來的競爭力可言?一直裹在繈褓的嬰兒和呆在花瓶裡的花朵是很難抵擋得住狂風暴雨和凜冽寒風的。 綜觀我國的電信市場,從1994年到2001年,其經營格局逐漸由壟斷向競爭過渡,電信資費方面也隨之進行了結構性的調整,如在1996年、1997年、1998年和2001年裡進行了四次調整。所以說,不管怎樣,我國電信資費改革畢竟還是在前進的,只不過與其他一些國家相比,前進的速度不能與其相媲美罷了。比如在移動資費方面,德國的移動資費可以從1995年到2000年內下降58%,日本也可以在同樣的幾年內下降63%,這在我國是難以想象的。 在2004年初,有信產部的官員說,由於政府對電信資費依然控制過緊,政府定價的機制正在制約電信營運商的業務創新,我國的電信資費管理政策將走向市場化。走向市場化將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電信營運商可以根據市場需求,來合理的制定價格,可以展開更為充分的競爭。但是沒有過多久,隨著春節的到來,電信資費價格戰的上演,信產部有官員又說了,價格戰仍將受嚴厲的監管呢。而眼下的204號文件不也具有這樣的味道嗎? 總之,在電信市場的發展過程中,當監管成為一種時尚的時候,很多人都不喜歡它,甚至害怕它,因為它會涉及人們的切身利益,它會牽動億萬人的心。其實,監管並不可怕,在電信這樣一個特殊的行業裡,適當的監管是一種戰略需要,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在於怎樣去監管才能收到好的效果,怎樣才能在讓老百姓獲得實惠的同時,也讓電信企業在競爭中茁壯地成長。 【文稿來源:ChinaByte授權,武陵客代理】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